琵琶协奏曲《祝福》艺术特征的研究


  【摘要】文章在阐述琵琶协奏曲《祝福》的创作背景与特征的基础上,对《祝福》的曲式结构进行了分析。
  【关键词】琵琶协奏曲;祝福;曲式;演奏技巧
  【中图分类号】J617 【文献标识码】A
  《祝福》作为一首融合了陕西风格特色的代表性大型琵琶协奏曲,自问世后深受琵琶演奏者的追捧。《祝福》创作不仅借鉴了秦腔苦音音调,也融合了陕西的独特风格演奏技巧,同时是以鲁迅先生的同名小说《祝福》为原型,以祥林嫂的悲惨命运为情节主线,以音乐的形式向听众展现了封建制度下以祥林嫂为代表的劳苦妇女的形象。这首乐曲是以音乐的形式发出呐喊,是对封建制度的反抗,是对丑恶社会的揭露,值得每位琵琶爱好者甚至音乐爱好者去仔细、深入的研究。
  一、《祝福》的创作背景与特征
  (一)创作背景
  琵琶协奏曲《祝福》是基于我国着名文学家、革命家、教育家和思想家鲁迅先生的同名小说《祝福》进行创作产生的。这首琵琶协奏曲所描写的是祥林嫂的悲惨一生,是对辛亥革命后中国社会矛盾的体现,是对地主阶级迫害、摧残劳动妇女这一行为的揭露,是对封建传统思想和道德摧残下痛苦人生的感叹,是对封建制度人吃人本质的揭露,突出了彻底反封建的必要性这一主旨。我国当代作曲家赵季平先生以鲁迅先生的同名小说《祝福》为原型,结合秦腔曲牌《祭灵》的音乐素材,以及陕西秦腔的苦音音调,基于秦腔《祝福》的序曲,创作而成的琵琶协奏曲。这首乐曲使用的结构是双重架构,是以回忆的方式对祥林嫂的

琵琶协奏曲《祝福》艺术特征的研究

苦难经历和祝福气氛的描绘,使两种气氛形成鲜明、强烈的对比,突出体现了祥林嫂的悲惨一生,命途多舛。
  (二)创作特征
  《祝福》是赵季平先生于1980年创作的一首琵琶协奏曲,在对西方音乐创作技巧及陕西秦腔音乐元素进行借鉴的基础上,将两者熔于一炉,使得该乐曲所描绘祥林嫂的悲惨一生生动而形象,引人入胜,发人深省。《祝福》的创作特点包括下述几个部分:第一,乐曲在结合陕西秦腔音乐素材的基础上,又融入了陕西戏曲的独特音乐元素,使得乐曲带有明显的民族音乐风格。第二,乐曲主题音乐的旋律简单但富有深厚的内涵,而简单的旋律却能够生动形象的向听众展现祥林嫂的悲惨命运,震撼人心[1]。第三,《祝福》不仅具有鲜明的民族音乐特色,也融合了现代音乐创作手法和演奏技巧,堪称是对民族音乐和现代音乐的完美融合。第四,《祝福》是以祥林嫂的悲惨遭遇为情节主线,推动乐曲的前进,并生动地展现了祥林嫂悲痛欲绝的心境,发人深省。
  二、琵琶协奏曲《祝福》的曲式结构
  下文依据琵琶协奏曲《祝福》钢琴伴奏谱进行分析。
  (一)引子
  1—13小节是引子,调式为D商调式。曲子开头以钢琴震音进行演奏,后半拍琵琶进入,并连续演奏三组三个连音且强有力的八分音符重音,紧接着是使用连续扫拂技法,与之前的三重八分音符进行呼应。乐曲开篇是对全曲悲凉基调的奠定,仿佛是祥林嫂在控诉悲惨生活、封建制度。当琵琶呼应三次时,后面的连续十六分音符需要下行,接着是钢琴伴奏声部跟上,乐曲也需从高音区滑入低音区,就好像高昂的情绪跌入深谷,能够提高乐曲的内在动力。随后琵琶通过演奏一连串音符逐渐将乐曲音阶拉高,并将音阶快速拉升至最高音[2]。对于该部分的演奏,音区转换比较快且一气呵成,曲调跌宕起伏,震撼人心,但这不只是对秦腔风格的表现,也是对以祥林嫂为代表的受到封建制度压迫的广大劳动人民所发控诉之声的表达,并且音区的转换也奠定了对主部主题的演奏。
  (二)第一乐章
  《祝福》第一乐章的主部包括四个乐句,后面两个乐句重复变化前面两个乐句。在演奏过程中,第一乐句的演奏以钢琴为主,为琵琶主旋律的进入做铺垫,而乐曲该部分的拍子使用4拍子,不再是引子部分的2拍子3拍子,以便拉长音乐旋律线,在经过数次演奏同一动机后,乐曲开始向前推进,并由此引出以琵琶演奏为主的第二乐句。
  第二乐句的演奏主旋律融入了秦腔中哭腔所具备的特点,并结合了拉弦、揉弦与四指轮这三种琵琶演奏技法进行演奏,仿佛是祥林嫂在哭诉自己的悲惨生活和对封建制度压迫的无奈,为演奏营造了一种凄凉、无助的氛围。其中,拉弦技法的使用是对祥林嫂哭诉时内心颤动的表达,而四指轮是对哭诉时不自主滑落的泪珠的表现。曲子演奏中的每次拉弦都会触动听众的心灵,也是对以祥林嫂为代表的广大劳苦人民内心痛楚的体现。第三、四乐句的演奏是在变换手法的基础上,重复演奏第一、二乐句,是对以祥林嫂为代表受到封建制度压迫的广大劳苦人民内心深处的痛苦与绝望的再次诠释。
  第一乐章副部包括三个乐句,而对该部分的演奏是以连续的三连音节奏型与紧凑的十六分音符节奏型为主,这种演奏方式能够让听众内心随着曲调的变化而产生紧张、忐忑不安的情绪,仿佛是自己回到了祥林嫂生活的那段岁月。对于第一乐句的演奏,主要是琵琶以十六分休止符结合四个重音记号进行演奏,紧接着是连续的三连音变奏,进一步是纯五度上行;这种演奏方式就像是邪神在敲门,将气氛变得紧张、忐忑不安,并逐渐推向高潮。第二部分的演奏的主要节奏型是紧密的十六分音符,曲调的持续下行,是对祥林嫂感觉无法逃脱灾难而内心产生波动的体现。钢琴伴奏前半拍入后半拍起的节奏特点使得紧张气氛更加浓郁,紧接着的钢琴五八度和弦,会让曲子的演奏效果更丰满,仿佛邪神与我们四目相对的站立着,并用他邪恶的双手靠近我们,从而营造出一种无路可逃的氛围。第三乐句的演奏仍是以紧密的十六分音符节奏型为主,以每小节第一个主音的形式出现,并且曲子的旋律是由四拍一个主音向两拍一个主音,直至一拍一个主音进行转变,进而将曲子推向高潮,紧接着是迅速的音阶上行,利用快速扫拂让乐曲的演奏效果更加强有力,并结合钢琴在大字组和大字一组之间快速震音,以及上行半音阶和弦,逐渐将乐曲推向最高潮部分,从而让两种演奏效果相融合,为听众营造一种即将崩溃的氛围[3]。
  再现部分是对乐曲主部主题的再现,紧随前面一段进行演奏。对该部分的演奏是以钢琴演奏为主旋律,并利用琵琶轮指与双弹的演奏效果,对三连音与二分音符进行融合,从而将乐曲推向高潮爆发。